1. mr007
  2. 专题
  3. 文化
  4. 旅游
  5. 教育
  6. 健康
  7. 图片
  8. 公益
  9. 日报
  10. 晚报
  1. 文化频道
  2. 文化动态
  3. 民间艺术
  4. 民风民俗
  5. 历史文化
  6. 观点·评论
  7. 阅读连载
  8. 原创空间
  9. 音画恩施
  10. 文化人物
  11. 民间艺术大师
  12. 文化遗产
  13. 本土名家
  14. 文化看点
当前位置:mr007>>文化>>民间艺术>>戏曲

悠悠岁月里的宣恩南戏

发布时间:2014-10-09 09:22 作者:李以国 编辑:曹贤炜 浏览:0次
记者 李以国 通讯员 刘亚丽 南戏,是流行于湘鄂土家族地区的一个具有民族特色与地方特色的颇有影响的剧种。在鄂西八县(市)曾流播城乡,有着深厚的群众基础。传入宣恩以后,宣恩人称其为“人大戏”,这种在高台上演出的“阳春白”的戏深受老百姓的喜爱。 明末清初,人大戏班受施南土司之邀,来到宣恩的水田坝土司王宫演出,专供土官土吏享受。民国初期,人大戏开始改成南戏,常于戏楼演出,一般平民百姓也可以欣赏。 宣恩南戏,一般认为是取“施南”之南,故南戏又叫“施南调”。南戏与其他戏剧一样,是文学、武术、音乐、舞蹈、美术等综合表演艺术,南戏的角色,通常为生、旦、净、丑、末、外、贴等七种。其中以生、旦为主,展开剧情,其他角色皆为配角。 宣恩南戏大多分布在椒园镇庆阳坝村、沙道沟镇、李家河镇、万寨乡、晓关侗族乡、高罗乡,各集镇也有“本家”(戏班的负责人)和南戏衣箱。自民国三十年起,宣恩就有了一套完整系统的南戏唱腔和数以百计的剧目,再加上外地戏班的往来巡回演出,以及本地民众对南戏的喜爱,也就使得“宣恩是戏窝子”的美称远扬了。 椒园镇庆阳坝老街里的曹信才老人便是如今为数不多南戏“玩友”,年至耄耋的曹信才从十几岁便开始唱起了南戏。“那个时候从外地来的戏班子到我们这儿表演,我一听就喜欢上南戏了。”恩施山区的路不比平原,通常一个南戏班子要靠肩挑背扛,翻山越岭将表演带到大山的深处。 也正是因为此,在物质及文化都相当匮乏的年代里,南戏所焕发出的魅力,让老百姓喜爱不已。南戏植根于深厚的民间土壤,其内容编创也形式多种,如《打渔杀家》、《将相和》、《白毛女》等,配以南戏演员动人的演绎,每一次的演出,舞台下常常是围满黑压压的观众。“年轻时,我唱过《白毛女》里的杨白劳,唱着唱着不知怎么自己就唱哭了……”曹信才回忆当时的场景,“戏里的地主恶霸欺负人,就像我自己经历过一样,唱完了观众给我好久的掌声哩。”虽然白发爬满了曹信才老人的额头,可当他娓娓唱起南戏来,婉转之中,仍然可以让人想见当年他唱戏时的场景。 那时,为了让南戏在宣恩地区更好地流传,宣恩各地的南戏“本家”常常相邀到李家河参加培训,旨在取之精华,祛之糟粕。到了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宣恩各地的南戏班子常常在川、湘、鄂、黔边去各县巡回演出,至此时,宣恩南戏这朵戏曲之花开到最盛。“那个时候我们到晓关演出,好多老百姓提前一天就赶到戏台子那儿等我们来,我们开口唱,他们就在台子底下学,好热闹哟!”从曹信才的讲述中,记者似乎看到了当时的那番热闹情形。 然而,随着文化环境的不断优越,南戏在飞速的时代发展进程中,也面临着重重考验:受制于地方语言、地方风俗、地方民俗的影响,观众较单一;受现代娱乐形式的强烈冲击;演员青黄不接…… “听过许多戏种,我对南戏仍然情有独钟,可惜再没有年轻人来唱下去……”曹信才惋惜地说。如今,在宣恩地区的南戏艺人越来越少,在如今形式各样的流行乐曲横流之中,南戏已经显得有些许孤单。 或许,只有在得到更多人关注的同时,南戏更需继续注入新的活力。将当下生活的深度热度、典型人物塑造、思想性与观赏性深化融合统一,在保留南戏精髓的同时,以新的表现方式再次呈现在世人面前。只有当艺术真诚俯身在时代和生活的土壤中,敏锐思考,激情勃发,才能唱出时代与民众的大风歌,从而开出芬芳的花朵。
责任编辑:曹贤炜
mr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