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r007
  2. 专题
  3. 文化
  4. 旅游
  5. 教育
  6. 健康
  7. 图片
  8. 公益
  9. 日报
  10. 晚报
  1. 文化频道
  2. 文化动态
  3. 民间艺术
  4. 民风民俗
  5. 历史文化
  6. 观点·评论
  7. 阅读连载
  8. 原创空间
  9. 音画恩施
  10. 文化人物
  11. 民间艺术大师
  12. 文化遗产
  13. 本土名家
  14. 文化看点
当前位置:mr007>>文化>>民间艺术>>民歌

天地绝响《龙船调》

发布时间:2016-06-16 11:51 编辑:曹贤炜 浏览:0次
赵龙 灯歌艺人。(恩施图片库 沈祥辉 摄) 2011年6月10日,国务院公布了第三批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共191项,利川市申报的《利川灯歌》在传统音乐类榜上有名。应该说,这是利川文化史上的一件大事。 《利川灯歌》申报成功的意义有三:界定了《龙船调》源和流的关系。即《利川灯歌》是《龙船调》的母体,《龙船调》是《利川灯歌》的代表作。在法律上结束了《龙船调》归属的纷争。《龙船调》到底是湖南?如今已一锤定音。在行政上明确了《龙船调》的国保地位。《龙船调》作为宝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上升到了mr007保护级别。 “申遗”之责何等重大,“申遗”之路何其艰辛。回想当时“申遗”时的情景,我至今还记忆犹新:各级领导运筹帷幄,各族群众望眼欲穿,以谭宗派老先生为首的课题组人员更是夜以继日,冥思苦索……当喜讯传来之时,人们奔走相告,不少人喜极而泣。 俗话说“三十晚上的火,十五晚上的灯”,《利川灯歌》与春节习俗密切相关。清至民国,利川花灯的规模很大,是节间一项传统文娱活动。《种瓜调》以歌唱农事种瓜为内容,分为正歌和副歌两部分。正歌是生产之歌,副歌是生活之歌,融合了土家人勤劳朴实、坚强不屈的民族个性。1956年2月,利川县文化馆干部周叙卿、黄业威在柏杨坝收集到《种瓜调》,整理后,曲调、衬词和副歌不变,但主体歌词由原来的10段改成了两段,以《龙船调》命名。歌中描绘了一个活泼靓丽的妹娃途经渡河时,请艄公摆渡过河的一幅鲜明生动画面。 1957年3月,汪营镇农民歌手王国盛、张顺堂在北京举行的第二届全国民间音乐舞蹈比赛大会上演唱了《龙船调》,获得一致好评。1962年5月,《龙船调》收入《湖北省民歌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制成唱片发行。1979年,《龙船调》收入《中国民歌集》。《龙船调》多次登上中央电视台和世界舞台,刘家宜、王洁实、谢莉斯、魏金栋、梦鸽、张也、汤灿等名歌手纷纷演唱,魅力和影响不断扩大。我国载人飞船上天时还把它带上了太空。2004年至2006年,著名歌唱家宋祖英将其唱到了澳大利亚悉尼歌剧院、奥地利维也纳金色大厅和美国肯尼迪艺术中心。 《龙船调》的主题是什么呢?目前学术界有三说: “劳动说”,即歌颂劳动。《龙船调》原为《种瓜调》,以歌唱种瓜为内容,开始为12段,收集整理后为10段。从“正月是新年,瓜子才进园”唱起,一直唱到“十月瓜完了,瓜种要留到”。 “爱情说”,即歌颂爱情。《龙船调》由《种瓜》(灯歌、花灯、龙船调)收集整理而来,歌词由10段变成了两段(也有唱3段和4段的),内容借用传统民歌中“十探”和唱习俗的手法依原韵变成了“正月是新年,妹娃去拜年;三月是清明,妹娃去探亲”。 “生育说”,即歌颂母爱。《利川灯歌》在保留瓜的隐喻的前提下,吸取正月至十月的铺陈方式,创作出意义较为隐含的《种瓜调》,从正月至十月,叙述瓜的种植、生长、收获过程。十月种“瓜”,又正好暗示了“十月怀胎”的辛苦。 笔者认为,以上三种说法都对,但都不全面,不深刻,没有对《龙船调》的主题进行概括和提炼,不能反映《龙船调》主题的本质特征。《龙船调》的主题应该是“和谐说”。 “阴阳”和谐,乃生命之象征。“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周易》给“道”下了定义,即“一阴一阳为之道”。《龙船调》的意境里,构成了多层次的阳和阴的意象,如天和地、太阳和月亮、山和水、艄公和妹娃等。由此可见,《龙船调》的主题表面是歌颂爱情、劳动和母爱,而实质上则是反映“阴阳和谐”、“天人合一”的大主题。 “阳雀”(又名“杜鹃”)呼唤的是“太阳”和“月亮”。《龙船调》自古在利川形成、流传,形变而神不变、意不散,一音几百年,铸成了土家人不屈的脊梁。《龙船调》的副歌:“金那银儿梭,银那银儿梭,阳雀叫啊,抱着恩纳果,抱着恩纳果”,更是从来没有改变过。有人认为“金”和“银”是指“金锁”和“银锁”。那么,“金锁”、“银锁”和“阳雀”有什么关联呢?从逻辑上分析,显然说不通。本人认为,“金”指“太阳”,“银”指“月亮”,而“阳雀”是土家人的吉祥鸟,其声清脆宏亮,昼夜不止。这足以说明,“阳雀”叫,是在呼唤太阳,呼唤月亮,呼唤青山绿水,呼唤美好而和谐的生活。 《龙船调》是土家族精神的凝练。从哼哟嗨哟的号子到悠扬婉转的民歌,每一个音符都是劳动的产物,是土家先民对大自然的认识和描摹。正是因为这种旋律和意境,我们才能解读先祖的生存环境和生命形态,才能探析土家文化的内核。正是因为这种传承力和聚合力,土(家)苗儿女才有凝聚力、生命力和战斗力。 如果把土家民歌比喻成浩渺而深邃的海,那么《龙船调》则是奇幻的浪、流变的云,那种席卷天地的气势,那种包容万物的灵光,那种流香荡翠的意境,那种无坚不摧的勇猛,不禁让我感叹《龙船调》的神奇: 歌声飘到天上 太阳喷出烈火 歌声响在夜空 月亮身姿婀娜 歌声洒进田野 大地泛起绿波 艄公扳舵 荡平人生坎坷 妹娃含情 笑对潮涨潮落 千山竞秀 舞动彩云朵朵 百川争流 孕育万树花果 太阳闪着金辉梭 月亮挥洒银光过 阳雀声声好快活 神奇的《龙船调》啊
责任编辑:曹贤炜
mr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