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r007
  2. 专题
  3. 文化
  4. 旅游
  5. 教育
  6. 健康
  7. 图片
  8. 公益
  9. 日报
  10. 晚报
  1. 文化频道
  2. 文化动态
  3. 民间艺术
  4. 民风民俗
  5. 历史文化
  6. 观点·评论
  7. 阅读连载
  8. 原创空间
  9. 音画恩施
  10. 文化人物
  11. 民间艺术大师
  12. 文化遗产
  13. 本土名家
  14. 文化看点
当前位置:mr007>>文化>>文化人物

父亲孜孜求艺二三事

发布时间:2017-05-11 14:41 作者:杨贤艺 编辑:曹贤炜 浏览:0次
杨贤艺 我的老父亲杨名贵在年届80之际,即将出版新画集——《杨名贵水彩画集》,实在让人欣喜不已。父亲自幼喜欢美术,一辈子生活、工作在咸丰,一辈子在艺术的道路上跋涉,古稀之年依然孜孜不倦。 祖父喜好舞文弄墨,哪家打水缸要画个鸟儿或者鲜花,哪个妇女缝制鞋样要画个图案,甚至镇上逢年过节玩龙灯,那画龙点睛一定是找我祖父。祖父因战乱走失后杳无音讯,祖母带着童年的父亲从重庆市兴隆镇改嫁到湖北省来凤县的百福司镇。 也许是祖父的遗传,父亲自幼热爱绘画。父亲考入恩施师范读中文专业后,有幸在这里遇见了张淞辉老师。张老师从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毕业后,分配到中国工艺美术品进出口公司从事美术工作,“大跃进”时期下放到恩施师范教书。能有幸成为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科班出身老师的弟子,对于恩施师范喜欢美术的学生来说,那可是枯旱禾苗逢甘露!父亲虽从小喜欢绘画,苦于没有专业老师指点,听说来了个广州美院高材生,一阵狂喜。学校知父亲喜欢美术,专派他去车站接张老师。此后,他在张老师指导下学习素描和色彩。 毕业时,父亲的水彩画《再改一丘大田》发表在1959年第3期《湖北群众画报》封底,这是他的处女作,一幅小画在省级刊物发表一个整版,对一个不是美术专业的学生来说,其学术价值的认同对父亲的鼓励可想而知。 父亲在恩施读书3年,因家境贫寒,每个寒暑假都步行回家。从恩施州城到来凤县的百福司镇,再到重庆市酉阳县的兴隆镇,再去酉阳县的龙潭镇找在龙潭镇供销合作社工作的大伯求得资助,往返千余里,折腾十天半月。虽然艰辛和困苦,但练就了他一副健壮和硬朗的身板。同时,他一路也没闲着,沿途观察山光水色、奇峰异石和不同样式的土苗山寨,捕捉绘画对象,日积月累,年复一年,为日后的绘画创作积累了大量的生活素材。 父亲中师毕业后,分配到咸丰县丁寨中学教书,主要教中文和美术。因“文化大革命”中画宣传画缺少好的美术工作者,父亲被调入县文化馆从事美术创作与美术辅导工作。 当时,父亲在咸丰工作,母亲独自带着我们兄妹三人在重庆市酉阳县兴隆镇老家务农。两地相隔100多公里山路。记忆中,父亲一般只有春节才回到老家。每次回家他都会备上绘画工具,如速写本、小油画箱和画夹等。他经常在街头画速写,在乡间画风景,街坊人家经常请父亲画头像,有时我也跟着去看他画画,羡慕得不得了。童年时,父亲趁我和弟弟杨贤巍睡觉时,画了两幅油画头像和两幅素描速写,我们至今作为珍贵回忆保存。 在重庆市酉阳县、湖北省来凤县生长,在湖北恩施师范读书、咸丰县工作……父亲的足迹踏遍了湘鄂渝黔边区的山山水水。他背着画夹、画箱和速写本,面对土家苗乡的风土人情,尽情地在画纸、画布上挥洒着他源源不尽的情感,画出一幅幅风格清新、朴实自然、富有时代生活气息、具有浓郁地方特色和民族特色的美丽画卷。 父亲取得今天的成就,原因很多,但我认为最主要的一点就是勤奋。几十年来他一直都是小本子不离手,相机不离兜,不论任何场合任何时段他不是在学习就是在创作,一会画一会拍,大大小小的速写本用完过百本,除了日志、心得、体会,更多的是土苗人物动态和吊脚楼等土家风景。 父亲退休后,买了数码相机,到处去画速写,时间来不及就用相机拍摄,回家后就创作作品。他虽画了不少的中国画,但因为水彩画的工具简单,画幅不大,完成时间快,他把更多的时间用到画水彩画上。退休近20来年,他足迹遍及恩施、咸丰、来凤、酉阳、黔江等地,画了大大小小的水彩画200多幅。 父亲虽看惯了稻田、小树、天空、吊脚楼、牛羊等动物及土苗山民,可一旦背着画夹来到他们中间就格外动情,每每激情迸发,恨不能使尽全身力气用画笔把他们表现得有声有色。大自然的山川感动他,他把这种感受通过作品传达出来。2008年西南大学出版社出版的高等院校教材《水彩画》选用了《金鞭岩》,这幅作品表现的是湖南张家界的景色,竖构图,画面奇石林立,流水潺潺,绿树成荫,用笔潇洒而肯定,对岩石和流水的用笔留下了一些飞白,对岩石的质感和潺潺溪流的表现恰到好处。2016年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的高等院校教材《色彩》(第二版)选用了家父的水彩画《吉首老城》《老教师》《静物》等作品。其中《乡村梯田》仿佛将大自然的许多镜面一齐放到我们的眼前,似乎这不是人间的景色,作者化大自然的物象为心中之境,是作者面对物象情感的表达和倾述。 2013年,父亲画了一幅水彩画《住户的吊脚楼》,画幅不大。画中吊脚楼素材源于咸丰县城外约20里地的白水坝,这里土家吊脚楼三三两两镶嵌在连绵不断的群山中。 张家院子,就是父亲以前在这里搞社教时蹲点住户张姓队长的居所,背靠大山,门前是几丘水田,在水田外有一条小溪沟,溪水潺潺,溪沟中经常有一些鸭子在河中觅食。记得有年夏天,我还在张队长家待了些时日,张队长的儿子张家春曾与我一起在咸丰四中读高中,我和他经常相约从县城附近的学校来到这个院子,上山砍柴、下河洗澡、嬉戏打闹都是家常便饭。2011年,我去咸丰县老家看望父母时开车来到这里,陆续画了几幅油画风景写生。画完后,我写了一篇谈写生体会的文章《装着吊脚楼的油画箱》,和在这里创作的油画写生作品两幅,一起发表于2015年8月23日的《光明日报》上。回家后,给父亲看我的作品和这里的照片,迅即勾起了父亲多年的回忆,并要我送他去白水坝故地重游。他激动不已也拍了好些照片,回来后就画了水彩画作品《住户的吊脚楼》。这年的冬天,父亲又要我送他去白水坝,去的时候下着大雪,山川和村寨都裹在银色的世界里,拍下照片回来后,父亲又创作了一幅水彩画作品《山寨冬日》。 面对《住户的吊脚楼》和《山寨冬日》,我想父亲一定是怀着复杂的心情和恋旧的心理去画的。这两幅画发表于《美术观察》和《中国水彩》杂志,后收入《情系土家——杨名贵画集》和《杨名贵水彩画集》出版。 父亲一生画作丰厚,先后在咸丰、黔江、恩施、武汉等地举办个展,并出版了多本画集。令人感慨的是,父亲早年20多岁时因水彩画《再改一丘大田》蜚声湖北省画坛,到了老年画得最多的还是水彩画。这不得不说是一种奇妙的缘分。 受父亲熏陶,我亦从事美术专业,这些父亲求艺的故事,时时激励着我在艺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值父亲步入80高龄之际,可喜可贺!惟愿他岁月不老,艺术常青。
责任编辑:曹贤炜
mr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