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r007
  2. 专题
  3. 文化
  4. 旅游
  5. 教育
  6. 健康
  7. 图片
  8. 公益
  9. 日报
  10. 晚报
  1. 文化频道
  2. 文化动态
  3. 民间艺术
  4. 民风民俗
  5. 历史文化
  6. 观点·评论
  7. 阅读连载
  8. 原创空间
  9. 音画恩施
  10. 文化人物
  11. 民间艺术大师
  12. 文化遗产
  13. 本土名家
  14. 文化看点
当前位置:mr007>>文化>>历史文化

独特的寒婆文化

发布时间:2017-09-14 11:30 来源:恩施日报 作者:林辉 编辑:郑晓涵 浏览:0次
重庆市奉节县旱夔门的寒婆婆画像    林 辉 摄 重庆市奉节县旱夔门的寒婆婆画像 林辉 摄 位于白果乡瓦场坝村的“寒婆婆” 林 辉 摄 位于白果乡瓦场坝村的“寒婆婆” 林辉 摄 林辉 关于寒婆婆所附载的农耕气象文化,在清光绪年间的《孝感县志》《长乐(今五峰)县志》和同治年间的《宜昌府志》中都有记载。同治四年《宜昌府志·卷十一·风俗》载:“十月十六日,古谓寒波,俗云寒婆婆,此日渡江打柴,晴则一冬多雪雨,阴则一冬多晴明。”宜昌、孝感等府县,都属过去的湖广地区,从这些记载可以发现,寒婆文化中不仅含有农耕的气象文化信息,它还含有古道文化信息和移民文化的信息。白果乡的寒婆婆全都位于昔日湖广填川大移民的古道附近,恩施的现居民,多为昔日湖广移民的后裔,比如白果乡两河口沙坝的王姓就来自湖广的荆州,沙坝的张姓自湖广江陵发轫,辗转经过监利、石门等地才落业本地居住。可见,是昔日的湖广移民把寒婆文化带到了恩施及以西的川渝境内。 要了解恩施的寒婆文化,可以去该市的白果和芭蕉看看。 白果乡有4个寒婆婆。这4个寒婆婆离恩施城最近的是从瓦场坝村去冯家台翻过的那个山坳。瓦场坝的杨奶奶说,她和孙子经过这里时,总要给寒婆婆拾些柴火放在坳口上的岩石边。她一边拾柴火还一边给孙子讲寒婆婆的故事:寒婆婆没有衣服穿裸着身子,为了取暖,每到十月十六,她就出来打柴…… 从瓦场坝的寒婆婆西去十余公里,就到了恩利公路所经过的一座大山山岳溪,山岳溪有一段叫薄刀梁,薄刀梁山体很薄,南北两侧几乎为垂直的陡崖。薄刀梁的中段的山脊上就有一个寒婆婆。那次去枫香河古道经过那里,路边堆着一些人们为寒婆婆拾的柴火,柴火旁还有二截没有燃尽的红蜡烛,这是人们向寒婆婆祈福所留下的痕迹。 4个寒婆婆离恩施城最远的是从白果乡姚家河去乌池坝所翻过的那个山坳,它是寒秀公路(寒婆坳—秀水塘)的起点。寒婆坳在大梁子山下,海拔高,秋冬更为寒凉,由于没有衣服遮身,这里的寒婆婆更让人挂怀。 在姚家河寒婆婆与薄刀梁寒婆婆之间也有一个寒婆婆,它在沙坝去楠木坪的那个山坳上,离双山寺约一公里。有趣的是,这4个寒婆婆有3个都在同一个村,都在白果乡的两河口村。 一个乡、一个村有这么多的寒婆婆,是很少见的。这是由于白果人对寒婆婆独有的悲悯之心所致吧,这是不得而知的;这是由于人们对寒婆婆所附载的农耕气象文化的信奉所致吧,这应该说是一定的。有点年纪的恩施人,几乎都晓得有关寒婆婆的传说,说是寒婆婆没有衣服穿,每年十月十六就要出门打柴,她打柴的地方往往有一团雾包围着她,免得她赤身裸体被人看见时害羞。还说这天如果天晴暖和,寒婆婆就能上山打到柴,这预示着开年正二月间就有倒春寒,不利于庄稼;这天如果阴雨冷清,寒婆婆就不能上山打到柴,这预示着来年正二月晴好,利于耕作。人们同情赤身裸体的寒婆婆,怕她在冬天受冻,所以每经过寒婆的住所,就给她捡柴。 与白果乡比邻的芭蕉侗族乡境内也有寒婆婆的足迹。从芭蕉的高拱桥村去该乡的王家村,要翻过一个山坳,那山坳就叫大寒婆垭。那山坳上有专为寒婆堆放柴火的砖砌池子,在那里给寒婆生火,不必担心发生森林火灾。贺孝贵先生介绍说,芭蕉的米田大坳也有一个寒婆婆。芭蕉乡有一个行政村索性就叫寒婆岭村,因为这个村里的百步梯所在的那个山岭上,很久以前就建有一座寒婆庙。 随着对寒婆婆的深入了解,我对她日渐“亲近”起来。那次经过大寒婆垭,我也给寒婆拾了柴。这次听说奉节旱夔门那边有寒婆婆的塑像,我竟驱车250公里,花整整一天的时间,忍饥挨饿地去看个究竟。 沿白奉公路足足驾车4个小时,终于看到公路右侧的彩绘的寒婆婆塑像。寒婆婆塑像约两米高,站在一个方形的石礅上。她着蓝色的大襟衣服,头覆青色的棉帕,她左手抱着一抱柴,右手拄着一条齐肩高的黄色拐杖。寒婆婆后面的背景是高深的飘浮着白云的蓝天,以及天边模糊的远山,这深广的背景画面,把寒婆的形象衬托得更加高大。 寒婆婆的右前方立有石碑一块,上刻出资塑像人为周基权,还介绍塑像地的地名为寒婆婆湾,在没修公路前,这里原是一个岩洞。碑文写道:“一年寒冬十月十六日晚……饥寒交加,不幸故于洞中……从当日起人们纷纷拾柴堆于洞前,生起大火……寒婆婆英灵有知,常常显灵,感谢世人,总是有求必应……”从碑文可知,寒婆婆不只接受人们的关爱,更是以她的神力来回报与保佑人们。 从奉节回来后,我的脑海里总浮现出一幅画面:那位蓝衣的拄着拐杖的慈祥的寒婆婆,踽踽独行在鄂西南和川东那漫漫的古道上,她是有什么深恩要报答?还是有什么消息要传递?
责任编辑:郑晓涵
mr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