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r007
  2. 专题
  3. 文化
  4. 旅游
  5. 教育
  6. 健康
  7. 图片
  8. 公益
  9. 日报
  10. 晚报
  1. 文化频道
  2. 文化动态
  3. 民间艺术
  4. 民风民俗
  5. 历史文化
  6. 观点·评论
  7. 阅读连载
  8. 原创空间
  9. 音画恩施
  10. 文化人物
  11. 民间艺术大师
  12. 文化遗产
  13. 本土名家
  14. 文化看点
当前位置:mr007>>文化>>原创空间

一腔热血铸国魂

发布时间:2017-09-14 11:41 来源:恩施日报 作者:华野 编辑:郑晓涵 浏览:0次
华野 不久前,民盟恩施州盟委一行30人,前往湖北浠水——闻一多故里。此行目的,寻访民盟先贤的足迹,近距离感受先贤遗风,继承先贤精神;同时对新盟员进行盟史传统教育。 闻一多纪念馆位于湖北浠水县清泉镇红烛路1号,坐落于唐朝清泉寺的遗址上。占地15亩,1988年奠基,1991年竣工,1993年建成并对外开放。纪念馆背依风景秀丽的凤栖山,面临自东向西,清波荡漾的浠水河,青山环抱,翠竹松柏掩映,粉墙黛瓦。“清泉梵响”、“陆羽茶泉”“羲之墨沼”“凤顶当空”汇聚于此,是历史悠久的旅游胜地。 闻一多铜像巍然屹立在开阔的花岗岩石板铺成的小广场上,铜像高2.5米,全身为青铜铸造,先生手拄拐杖,风拂衫髯,凝视远方。铜像周围,富有传奇色彩的“清泉井”,一代书圣王羲之习字的汰笔池“羲之墨沼”,“陆羽茶泉”三水映带。 纪念馆主体工程是一座庭院式仿古建筑群。进入序厅,迎面是气势磅礴的巨幅(14米×4米)壁画,两侧是以闻一多的绘画《梦笔生花》《撑舵》为主题而精心制作的两座浮雕。黑红色为主的色调,立刻把我们带入一种庄严、悲怆、激越的气氛中。 我澎湃的思绪,回溯到先生那辽阔、丰富的精神莽原。 他五岁启蒙,10岁就读于武昌两湖师范附属高等小学,13岁入清华。不仅天赋甚高,而且读书刻苦。小时读书,有一次一只蜈蚣爬到他脚上他浑然不知。在西南联大的时候,他住在一座小洋楼上,潜心学术研究,极少下楼,从而获得了“何妨一下楼主人”的雅号。 学习绘画专业的闻一多,为什么能成为博古通今、学贯中西的学者? 他爱好广泛,绘画、篆刻、印章、书法、诗歌创作、文字研究、文学研究……先后在北京艺术专门学校、上海吴淞政治大学、南京第四中山大学、武汉大学、青岛大学、母校清华大学、西南联大任教。闻一多对祖国文化有着深挚的爱,对本民族文化高度自信。“我堂堂华胄,有五千年之政教、礼俗、文学、美术,除不娴制造机械以为杀人掠财之用,我有何者多后于彼哉?”(《致父母》)。自立、自信,是闻一多先生治学的动力。 闻一多先生治学,既珍视前人的成果,又不迷信古人,他敢于大胆怀疑,独辟蹊径,采取中西结合的科学方法,博览群书,多方考证,提出自己独到见解。闻一多先生也是治学的典范。 强烈的爱国主义,是闻一多诗歌的主题。他的两部诗集《红烛》《死水》有许多脍炙人口的爱国主义的诗篇。 “红烛啊!/流罢!你怎能不流呢?/请将你的脂膏,/不息地流向人间,/培出慰藉的花儿,/结成快乐的果子!/红烛啊!/你流一滴泪,灰一分心。/灰心流泪你的果,/创造光明你的因。/红烛啊!莫问收获,但问耕耘。”(《红烛》)红烛,正是诗人奉献自己的一切,给苦难的祖国和同胞的写照。 “你可知‘妈港’/不是我的真名姓?/我离开你的襁褓太久了,母亲!/但是他们掳去的是我的肉体,/你依然保管着我内心的灵魂。/三百年来梦寐不忘的生母啊!/请叫儿的乳名,叫我一声‘澳门’!母亲!我要回来,母亲!“(《七子之歌·澳门》)。写作这组诗篇的时候,正值闻一多在美国纽约艺术学院留学,在美国已经生活了将近三年的他,深切体会到种族歧视的屈辱,他所看到和听到的一切都激发起他强烈的民族自尊心,使他更对祖国和家乡产生了深深的眷恋,也加深了他对民族传统文化的理解和热爱。“请将我的字吹成一簇鲜花,/金底黄,玉底白,春酿底绿,秋山底紫……/然后又统统吹散,吹得落英缤纷,/弥漫了高天,铺遍了大地!秋风啊!习习的秋风啊!/我要赞美我祖国底花!/我要赞美我如花的祖国!”(《亿菊》)。闻一多出身书香世家,自小饱读诗书,从他的诗歌中,我们不难看出,古代爱国主义诗人对他的深刻影响。 1922年,闻一多是当时被派出去留学最优秀的学生。1925年,学成归国,他把自己的才华献给了他所深爱的祖国。“美利加非我久留之地。一个有思想之中国青年留居美国之滋味,非笔墨所能形容。”(《致父母亲》)。看一看今天许多人,千方百计定居国外,通过各种渠道加入外国国籍,忘掉自己的祖国。从这个角度说,闻一多,是学子爱国的楷模。 闻一多先生深切体验民众的苦难。1938年2月,因战事吃紧,闻一多不乘船不坐车,参加了以学生为主体的湘黔滇旅行团,与同学们步行前往昆明,沿途指导学生调查民情、收集民歌、绘画速写。 1921年6月,闻一多等29位同学为声援北京教师索薪而坚持罢课,结果被开除学籍和取消留学资格,后经斗争改为留级一年处分。他在给父母的信中说:“无论如何,决不出卖人格以早出洋。”1944年5月,国民党第五军军长邱清泉为显示自己的身份和地位,召集了十几位西南联大的教授座谈,并请闻一多上坐,他在发言中毫不留情地批评了国民党把中国搞得一团糟,并大声疾呼“现在只有一条路——革命”。1946年7月15日,为了驳斥敌人说李公仆死于“桃色事件”,揭露事实真相,闻一多先生不惧特务的威胁,将个人生死置之度外,义无反顾参加了民主周刊社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会后,行至宿舍大门时,突遭多名特务开枪射击,壮烈牺牲,时年47岁。大义凛然、视死如归的闻一多先生是中国读书人,是中国民盟先贤的人格丰碑! 先生虽殁,而风范长在,精神不朽,浩气长存!
责任编辑:郑晓涵
mr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