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r007
  2. 专题
  3. 文化
  4. 旅游
  5. 教育
  6. 健康
  7. 图片
  8. 公益
  9. 日报
  10. 晚报
  1. 旅游频道
  2. 旅游动态
  3. 线路贴士
  4. 游记攻略
  5. 户外自驾
  6. 人文地理
  7. 旅游锐评
  8. 光影记录
  9. 美食特产
  10. 旅游景点
  11. 旅游法规
当前位置:mr007>>旅游>>旅游动态

亟待解冻的“历史冰箱”——探秘利川清江古河床

发布时间:2017-11-13 11:57 来源:恩施晚报 作者:胡俊杰,刘志尚 编辑:刘婉茜(见习) 浏览:0次
张良皋先生曰:大凡立邑聚于平原广川之上,不难“千里同风”。一旦进入“山国”,则一丘一壑、一树一石,莫不构成屏障、分隔民人,其间沟通混融,并非易事,于是文化的原生态常得保存。在其著述《武陵土家》一书中,其对这种原始的且得以幸存的文化底里名之曰“历史冰箱”。并说,这种“历史冰箱”,在武陵腹地,恩施一区,难以枚举。 清江古河床就是一段尚待解冻的“历史冰箱”,保护开发清江古河床具有非同一般的历史意义。 著名文化史专家张正明先生指出:“北起大巴山,中经巫山,南过武陵山,止于南岭,是一条文化沉积带。古代的许多文化事象,在其他地方已经绝迹或濒临绝迹了,在这个地方却尚有遗踪可寻。这么长又这么宽的一条文化沉积带,在中国是绝无仅有的。保存着丰富的古文化信息,急需总结。” 利川,恰好处于这条文化沉积带的中心地带,清江古河床,宛如造物主遗留下的一个古典伊甸园,成为巴蜀文化的天然分水岭。清江古河床的存在,完美地契合了诗经所写“在水一方”的语境,“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既是拟像,又是现实,“所谓伊人”,大概就是慕名而至的众多旅者吧! 远古的长江主河道 2.3亿年前的三叠纪,恩施还是古地中海,印支运动(1.95亿年前的三叠纪末期)时期,秦岭突起,古地中海后退,三峡地区成为陆地。之后的燕山运动,造就了长江和三峡地貌,恩施这一区域成为大巴山的的巫山,苗岭的分支武陵山,大娄山的北延齐岳山,三大山脉交汇,长江切断巫山,清江切断武陵山。 著名调查记者赵世龙经过多年潜心搜集相关古籍资料、采访相关专家学者和实地勘察调查,以及mr007相关部门近年来的地质调查后得出结论——在三峡裂谷没有形成和尚未完全形成之前,清江峡谷是长江东流的通道,也就是说,远古的清江古河床,是长江主河道。 目前地质界公认,现在的长江三峡不过是50万年以来形成的地质地理现象,而西长江改道东出、东西长江相互连通,已有300万年之久,由长江故道“沦为”长江支流的清江古河床与恩施大峡谷及周边地区,是比长江三峡更为古远更辉煌的mr007地质公园。 在三峡裂谷没有完全形成的50万年至300万年间,全川水汇聚在夔门前被阻挡,壅水在夔门一带形成一个深湖,只有少量的水从裂隙孔道或山体浅漕中东逸。那时的四川盆地是个如同地中海一般的超级大湖——巴蜀海。长江壅水在对夔门巫山孔道的长期冲击、裂切的漫长过程中,沿着瞿塘峡出口南岸的大溪,顺齐岳山东缘的山脉斜槽,向西南流去。在一处叫两河口的地方,大溪分了家,东南的一支一直延伸到了奉节庙湾、兴隆(天坑地缝所在地)一带,主流顺齐岳山东缘一直流到了利川柏杨、南坪一带。长江部分壅水向南经庙湾,在兴隆一带刻出了天坑地缝这举世地理奇观,壅水沿天坑地缝下面的地下暗河系统进入了南面的恩施大峡谷。另一部分壅水转大溪向西南进入利中盆地,分别由石笋河大峡谷和腾龙洞穿出进入恩施大峡谷上下两段。 水是文明的摇篮。土家人的先祖廩君与盐阳女神的神话故事,必然与清江古河床关系紧密。《华阳国志·巴志》载:“昔在唐尧,洪水滔天,鲧功无成。圣禹嗣兴,导江疏河。”廩君乘土船浮夷水至盐阳后,射杀女神,于是君乎夷城,无论在哪一时期,都得借道此古河道。 只要在这段清江古河床实地踏勘,就不难看出夷水在古时候曾是一条明河。盐阳本是咸水湖,这就是今天的利中盆地,盆地是古湖泊已为专家学者认定。那么夷城在哪里呢?长阳人说在长阳,恩施人说在恩施,利川人却不敢名正言顺地说在利川,所以然者何?因受清江伏流的局限,说话没有底气。巴人能建成强大的巴国,定都江州(重庆),占据盐阳这片有利之地,建立夷城这一根据地,然后西进。这是巴国最早的创业基础,君乎夷城,清江古河道就是解密的关键。 解码古历史的“钥匙” 清江古名盐水,是因为水从盐阳湖流出,水带咸味。清江又名夷水,这显然是与夷城有关。班固《后汉书·地理志》:“巫,夷水至夷道。”没有说明夷水的源头。 郦道元《水经注》:“夷水即佷山清江也,水色清照十丈,分沙石。蜀人见其澄清,因名清江也。”才有了清江的大名。 清江发源在哪里?《水经注》:“夷水出巴郡鱼腹县。”马征麟在《长江图说》也认同此说。清人胡渭在《禹贡锥指》里竟提出清江是长江在奉节县的分流——清江源出鱼腹,此说明显的把雪照河当作支流,按源流以远的原则,误把与雪照河会合的长碥河(《利川县志》称:滴水滩水)当作了正源,长碥河发源于利川柏杨坝镇寒池山,流经见天坝,所过之地正是古鱼腹县属地(即原四川省奉节县柏杨区辖地,1952年划归利川)。 《后汉书·南蛮西南夷列传·注》:“施州清江水,一名盐水,源出清江县都亭山。”清同治《利川县志》载:“雪照河其源乃落水洞之水,至此涌出。”清光绪二十年,利川县令黄世祟重修《利川县志》终于把清江的源流写明白了。厉害之处就在于把落水洞与黑洞伏流的关系厘清了。这无疑借助了清江古河床这把解码的“钥匙”。 三国时,刘备猇亭兵败,从哪条线路退至白帝城?《华阳国志·刘先主传》:“委舟舫由步道还鱼复。”彼时,刘备兵败不可能乘船逆长江上行。从形势和地理上看,其必然是乘船从宜都逆清江上行,抵达今天的恩施大峡谷,然后走陆路步道,再过长江到白帝城。当时大峡谷东面属巫地建始县,西面就是鱼腹县辖地,清江古河床至今依然保存着一条巴盐古道。由清江大河碥西岸,利川境内的卡门、黄连溪、马踏井、团堡、珠砂屯、黄泥坡、分水、小岩槽、化仙坑、燕子口、野猪坪至奉节县建天坝。在上世纪50年代初,这条巴盐古道还是硫磺运输的要道,现在唯有小岩槽至分水在黑洞顶一段和燕子口至化仙坑一段巴盐古道,旧貌尚存。这也许就是刘备还鱼复的步道,留待后人考证。 火药是中国四大发明之一。张良皋先生说:“我们现在还难于断言,最早的火药来自武陵。硫磺、硝石资源,特别是硝石,古代只能是在洞穴中采集,武陵地区具有最佳的地貌条件。”《利川县志》载“干洞(腾龙洞)产硝,中有硝灶数千。”1985年,腾龙洞探险时,洞中还有许多硝坑和硝灶,如今已荡然无存。唯有二龙门内那口硝坑,孤零零地在为张先生作证。先生走了,后人谁来为他求证。 陈诗才先生在《中国山水旅游文化系统》一文中写道:“在中国山水阴阳学说的形成中,值得一提的是《易经》中关于山水之美感应及旅游美学认识。”他认为,一分为二的阴阳学说是中国古代早期的哲学基础。一阴一阳谓之道,是宇宙之规律法则。中国古代视山水为阴阳二体,并加以推演组合,形成多种阴阳形态的变异体,视地表山水为阳山阳水,而把洞穴视为阴山、潜流视为阴水。清江古河床就包涵了明山明水和洞穴潜流,进洞出洞,阴阳两界分明。对于研究《易经》者、研究中国古代哲学者,古河床无疑是一个非虚幻的自然实体,它可以把人的思维引伸到理想的境界,可以揭开阴阳学中的奥秘,可以解答许多哲学的疑难。 民情淳厚古风尚存 清江古河床由于江水带来的泥沙积淀形成肥沃的土壤,物产丰富,使居住在这儿的村民安居乐业,至今保存着浓厚的民族风情。除了原住民,还有外来定居者。《利川县志》载,观彩峡“峡口有石寨,寨上平广。同治时,入寨避乱者数千人。” 古河床集中的居民点,大多以姓氏群居,一个大院子基本上是一个大家族,同敬一个家神,同是一位祖宗。房屋依山而建,极讲风水,正屋朝向必避白岩刹水。背后有稳重的靠山,左右方多以茂林修竹陪衬,若一方有白岩断脉,挂“吞口”以挡之。中间正屋为堂屋,作祭祖迎宾之用。多为一正两廂吊脚楼。规模大的民居前有朝门,内有石板铺平的海坝,房屋呈撮箕口。有木栏杆彩楼的一层为人居,下层为猪牛圈。厢房一侧为火坑屋,内有火铺、火坑、铁三角、梭筒,均独有特色。 村民以玉米、薯类、豆类为主食,大米为外购主粮。蔬菜有白菜、萝卜、瓜类、葱蒜、玉头、山药、竹笋、杂菌、辣椒、茄子、芹菜等。春采蕨菜薇菜,冬挖蕨根淘粉制根粑。自酿包谷酒。喜酸辣、喝酒、吃合渣、魔芋豆腐。杀猪必请亲朋团聚“吃刨汤”,大块吃肉大碗喝酒。 村民喜唱山民歌。挑担子登山吼“穿山号子”,抬石头、重物喊“石工号子”。夏季给包谷地除草,男男女女手挥锄头,歌师敲打薅草锣鼓领唱山歌,众人齐声合唱,一边唱歌一边除草,劳动场面热闹壮观。青年男女相恋以山歌传情。逢年过节饮酒唱歌,歌酒张狂。在观彩峡附近有村民陈立高因爱唱山歌,怕打扰世人而避居峡谷,后被记者采风发现,邀请他参加民歌演唱,近年多次到央视登台演出,被誉为“土家歌王”。 过去,山民们在冬季农闲时爱上山“赶仗”,猎人掌握了野兽出入活动的踪迹后,事先设下埋伏,坐径口吹号角。然后由众人带着猎狗沿山呐喊吆吼,猎狗将野兽驱赶到伏击的径口时,猎人开枪猎杀。所得猎物,除兽头和兽皮归猎人,其余兽肉按照“看山打猎,见者有份”的原始习俗,平均分配。 当地村民纯朴好客。据原利川市旅游局局长刘志尚回忆,1985年10月,他和利川市人武部部长张国方、都亭镇副书记刘贤儒、张良皋先生及其所带两名研究生(其中万敏现为华中科技大博导)一行6人在小岩槽村民组长家住了一宿,主人杀鸡,煮腊肉做晚饭和早餐。临行时几人给主人补助生活开支,主人说什么也不要。1986年8月,腾龙洞水洞探险队一行6人到深潭农户金家,金嫂子忙着给探险队做饭,她的小儿子要吃奶,金嫂子解开衣扣,坦露胸怀,毫无羞涩。小儿吸饱奶后,因为天热,金嫂子依然敞露双乳,替客人端菜端饭,落落大方。客人们为她的热情款待所感动,大家和谐相处,毫无道学先生的“正经”,也没有嬉皮士的猎奇和泼皮无赖的龌龊。 上世纪80年代前,当地村民衣着依旧古朴,男人穿火汗头对襟,操腰大脚裤,女人穿大袖对襟胸前挂围腰。男女头上包白布或青布帕子,腿缠窄布裹脚,布料以兰、黑、白三色为主。女性戴白银首饰。 当地曾有婚俗:男女成年定婚(旧时多娃娃亲、童养媳),女方先到男方家看人户,男方打发钱物,双方满意后,定婚须插香过礼,男方给女子衣裳布料及酒、猪肘子等礼物,女方给男方布鞋、花袜底。结婚须看期,女家“哭嫁”、“陪十姊妹”,每夜唱“哭嫁歌”至天明,一般3夜。给出嫁女“上头开脸”。接亲之日,行拦门礼,旧时抬花轿,女方派押轿娃。 1995年10月,利川市旅游局对口接待武汉东湖磨山40余位游客,在艾子地民办教师周宗岳家按当地婚嫁习俗办了一场酒宴,依规矩最后一道菜“插花上膀”,放鞭炮,由支客司说席,游客称奇叫好,当场给红包。可以说是首开了利川“农家乐”之先河。 在清江古河床附近地带,老人逝世谓之“顺条路”。按红白喜事必大操大办之习俗,须停丧10数日,除请道师打绕棺、念经超度外,男人要破地狱,女人要破血河。由阴阳先生择期看葬地,孝子披麻带孝,夜夜歌师唱孝歌达旦。在出殡前一夜,亲朋好友聚会“坐夜”。打坐堂锣鼓、玩狮子、放冲天炮,吃酒席。清晨按时发丧,送老归山。
责任编辑:刘婉茜(见习)
mr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