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r007
  2. 专题
  3. 文化
  4. 旅游
  5. 教育
  6. 健康
  7. 图片
  8. 公益
  9. 日报
  10. 晚报
  1. 旅游频道
  2. 旅游动态
  3. 线路贴士
  4. 游记攻略
  5. 户外自驾
  6. 人文地理
  7. 旅游锐评
  8. 光影记录
  9. 美食特产
  10. 旅游景点
  11. 旅游法规
当前位置:mr007>>旅游>>旅游动态

古刹风云核桃观

发布时间:2017-11-30 10:45 来源:恩施日报 作者:孙朝运 编辑:刘婉茜(见习) 浏览:0次
主峰观景亭。 主峰观景亭。 出利川市柏杨坝镇街口,便远远望见突兀在群山间的那座峰峦,峰顶被团团云雾包裹着,像一位沧桑老人头上缠了一大卷帕子,更像原子弹爆炸后腾起的蘑菇云。 这座云缠雾绕的山峰就是我老家屋后面的核桃观。“核桃观,山连山,山顶插进云中间”。核桃观是齐心、八台、瓦窑坪三村边界最高的一座山峰。核桃观的得名,是因为山上自古有一座道观,上世纪初被新任的杨静修住持改扩建成了一座寺庙,因核桃观高耸在群山之首,取名“万峰寺”。今年82岁的老木匠杨以炳,解放前是万峰寺的佃户,至今依然独居在核桃观。谈起核桃观万峰寺的兴衰,老木匠记忆犹新。 万峰寺坐北朝南,朝门院坝后面是由前后两列三明五暗的“连五间”正殿和左右两边偏殿组成的四合大院。大院外墙清一色火砖墙,内部是穿斗式木架板房。整个寺庙建筑占地面积约400平方米。 沿着古木参天的林间石梯盘旋而上,进了大朝门过院坝便是前殿,前殿右边是钟楼,一座口径约五尺的洪钟悬挂在里面。每逢盛大香会,撞击洪钟发出闷雷般的回响,十几里外的柏杨坝街上也能听到。 传说这口钟来历不凡。就在改扩建万峰寺竣工的当晚,杨静修梦见一位白发银须的老人来到寺门前,吩咐打开朝门,只听石破天惊一声响,一口大钟飞进了寺庙。传说显然有些离谱,但是这口钟究竟来自哪里,恐怕除了杨和尚,一直没人知道。 前殿左边普陀岩下陈列着十八层地狱十八般酷刑的雕塑。信众进入正殿必经此处。走过前殿,从天井登上石级来到后殿,大殿里供奉着佛祖释迦摩尼,左边十八罗汉,右边十八诸天,还有一面大鼓和一口不大的铜钟。两边偏殿是远道而来的香客和僧人生活起居场所。春夏秋冬,寺里香火缭绕,晨钟暮鼓穿透核桃观四周的原始森林,随风飘向远方。 万峰寺大朝门的院坝内有一棵四五人牵手合围的白果树,树干下端笔直,上段龙骨虬枝犹如一把巨伞罩住寺庙。夏天,山风吹得树叶簌簌响,白果树给寺里送来满院的绿荫和凉爽;秋天,白果树叶纷纷扬扬飘落下来,给瓦楞、地面铺上厚厚一层金黄。 万峰寺有东西南北4道山门,只有北边那道山门常年关闭着。杨和尚解释说,这道山门一开,核桃观山上的豺狼就要吃人。原来,山上的豺狼很多,我小时候就听奶奶说下午在老屋院坝里,看得到雷打包垭口上成群的豺狼过路。有一年,一个陈姓老人在核桃观山下被豺狼咬死,于是人们对这佛门圣地长老和尚的话深信不疑。 杨和尚还在寺庙里开办了一所学校,山前山后的孩子们在庙里读完3年初小(1到3年级),再考进柏杨坝集镇上读高小(4到6年级),父亲小时候也走过这段求学之路。 说到核桃观万峰寺的历史,我便联想到了老屋侧边的学堂梁和对面的寨子山。虽然祖辈人都未曾见过当年的学堂和寨子啥样,但至今我们还可以通过寨子坡上遗存的断壁残墙和学堂梁上泥土里深埋的瓦砾,依稀看到历史悠远的故乡。 山道悠悠。 山道悠悠。 核桃观的末代住持静修长老杨和尚来自四川一个大财主家庭,他掌管着核桃观的万峰寺、梅子水的水浒庙、白庙的天子殿、铁炉寨的龙泉寺和金子山的龙山寺。万峰寺改扩建是一项艰巨的工程,为了把大量的石料运到峰顶,人们在密林中安装了木滑道,用牛往上拉,待石料拉完,累死了几头牛。 杨和尚倾其家产,投入核桃观寺庙建设,大财主之家日渐破败。最后,杨和尚将无依无靠的老父亲接到万峰寺颐养天年,死后葬在了核桃观。 万峰寺有6个和尚,唯独主管法事的许和尚是一个“口里念弥陀,酒肉穿肠过”的“荤和尚”。杨和尚管理的寺庙多,万峰寺的一切事务都要靠许和尚打点,许和尚不守清规戒律,杨和尚也只能睁只眼闭只眼。多行不义必自毙,许和尚最终因为贩卖鸦片被政府处决。杨和尚在解放初期是开明宗教人士,不久被卷进了柏杨坝土匪暴动事件,在垂暮之年成了阶下囚。 关于那段历史,柏杨坝一些老年人还依稀记得,《中共利川简史》和《柏杨坝志》也有记载。 那是在1950年的2月,奉节县甲高乡乡长王复初与回乡的胞弟国民党哈尔滨军法厅厅长王学初纠集当地匪徒1000多人,策动奉节县、云阳县和柏杨坝土匪武装大暴动,妄图推翻共产党的新生红色政权。暴动首先在王学初的家乡奉节县甲高乡倒龙洞起事,仅4天时间就蔓延到奉节县南岸19个乡,参加暴动的土匪武装发展到3000多人。与柏杨坝相邻的奉节县土祥、安坪两个乡政府被暴动的土匪洗劫一空,奉节县副县长韩广明和69名区乡干部、解放军战士、征粮工作队员,还有10多名群众被土匪杀害。 紧接着,王学初派出骨干成员陈端甫到柏杨以及毗邻的利川各乡秘密串联,组织人员参与奉节大暴动。柏杨坝一些反动头目接到串联后,在核桃观万峰寺秘密聚会,准备利用核桃观易守难攻的地形,建立柏杨坝土匪武装暴动据点。他们推举大地主李文舟出面,利用叔侄关系邀请国民党柏杨坝区长、大水井庄园主李盖五出山,指挥柏杨坝境内的土匪暴动。李盖五深明大义,怒斥侄儿说:“蒋介石八百万军队都被打垮了,你们能推翻共产党的天下?”李盖五向中共柏杨坝区委书记王书琴报告了这个紧急情况。 柏杨坝区委与前来检查工作的奉节县委组织部长王琴吾研究决定抢先一步“擒贼先擒王”。区中队连夜出击,逮捕了柏杨坝境内几名暴动骨干成员和潜伏的一名国民党军官,秘密解送利川监狱。在利川县驻军的配合下,挫败了柏杨坝土匪暴动计划,避免了一场生灵涂炭,新生的红色政权得到了巩固。不久,筹划柏杨坝土匪暴动的几名主犯被处决,参与其中的70多岁的杨和尚被投入沙洋劳改,万峰寺的几名和尚也被解散。 1959年人民公社大办食堂,万峰寺被拆毁,运到山下几个大队的食堂当柴烧了,再后来,那棵大白果树被砍伐建了茶场,核桃观山上的原始森林也被剃了光头,就连寺庙的石条、石墩也被掀下山砌了墙,垒了坟墓,造了梯田。 站在峰顶一览众山小。 站在峰顶一览众山小。 “佛是一座山,山是一座佛”。趁着晴好天气,我沿着新铺就的砖道蜿蜒登上核桃观,鸟瞰山下薄雾笼罩的莽莽群山。利川至奉节的公路在群山间蜿蜒,柏杨坝集镇街道沿着公路不断延伸;齐岳山、寒池山像一张巨大的弯弓远远围着核桃观,山上庞大的风电机群迎风起舞,好像在骄傲地向核桃观招手示意。 如今的核桃观,山还是那座山,寺庙的遗迹依稀可见,山上静谧得好像远离了茫茫尘世,只留下孤独空灵的禅意。而那座古寺、那棵大白果树、那几个和尚还有那一段历史,已经淡出了人们的记忆,一切皆成为过眼云烟。
责任编辑:刘婉茜(见习)
mr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