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r007
  2. 专题
  3. 文化
  4. 旅游
  5. 教育
  6. 健康
  7. 图片
  8. 公益
  9. 日报
  10. 晚报
  1. 文化频道
  2. 文化动态
  3. 民间艺术
  4. 民风民俗
  5. 历史文化
  6. 观点·评论
  7. 阅读连载
  8. 原创空间
  9. 音画恩施
  10. 文化人物
  11. 民间艺术大师
  12. 文化遗产
  13. 本土名家
  14. 文化看点
当前位置:mr007>>文化>>文化遗产

穿越古道识茶香

——鹤峰古茶道遗址遗存走笔

发布时间:2017-12-07 10:34 来源:恩施日报 作者:陈勇 编辑:郑晓涵 浏览:0次
鹤峰、五峰、湖南石门三县联合签订《线路与遗产:宜红古茶道遗址遗存保护、研究、开发、利用协作书》;中央民族大学、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复旦大学、中南大学、内蒙古博物院等单位80多名专家、学者完成《万里茶道·鹤峰段文化调查报告》等学术论文30多篇;完成300多公里茶道的田野调查…… 11月28日,鹤峰县文化遗产局负责人田学江介绍,自今年1月该县宜红古茶道进入“万里茶道”申遗遴选建议名单以来,该县着力遗产点的挖掘、整理和保护,全方位推进“宜红古茶道”的学术研究,申遗工作进展喜人。 1 专家考察古茶道遗存。 (记者陈勇 摄) 沧桑茶道 鹤峰县文化遗产局负责人田学江介绍,该县五里乡南村村的宜红古茶道全长3.8公里,沿途有古桥梁8座、摩崖石刻1处,碑刻12通、洞穴1处、庙宇1座,在茶道中极具代表性。记者即从鹤峰县城出发,沿南鹤线驱车前往。 来到该村二组,离车步行不过十来步,3块重逾千斤的长方形条石平铺的石桥赫然眼前。行走的人多了,桥面的凿痕已经磨平,干净得像块镜子;条石的两侧,青苔斑驳,蛛网卷着残存的落叶,印刻着流逝的岁月。 过桥,或平整的条石,或倒插的鹅卵石,或单孔的石拱桥,顺着山势联接、蜿蜒、盘旋。路边,一蔸蔸三两米高的茶树率性生长,瓣白蕊黄的茶花肆意绽放。茶林深处,“楚蜀各土司,惟容美最为富强”存留的燕喜洞府,台基和断碑残存的张桓侯庙,姿态雄奇的神兽赑屃,三四人才能合抱的直刺云天的古红豆杉……恍然穿越到古代的茶道中。 “鹤峰沟壑纵横、山大林密,开掘一条通往山外的路并不容易。”随行的该县文化遗产局工作人员罗建锋介绍,历经大半年的田野调查,该县已经初步探明的茶道总长300多公里,部分路段临崖临水,在没有炸药,没有机械的农耕年代,筑路的艰辛与顽强,让人惊叹。 据贵阳学院阳明学与黔学研究院院长赵平略研究,早在明朝时,容美土司与朝廷保持较好关系,朝贡不断,马与茶是最主要的贡品,其中“又嘉靖七年,容美宣抚司、龙潭安抚司,每朝贡率领千人……”千余人往返的道路,其通畅与气势,让人起敬。 “南村道路的铺路工艺同于官道石板路、石头路的道路铺法。”罗建锋带着记者参加他们解剖广东茶商林紫宸、卢次伦、本地茶商张佐臣等先后筹资修建的古茶道。眼前,现行的道路被整齐切开,约40厘米的土层下,一条宽约3.6米的用卵石铺成的道路向前延伸。最小的卵石比成年人的拳头还大,而且一律倒插在夯实的土层中。每一块卵石都那么光滑,像历经无数次打磨一样。“剖开土层,第一次看见这样整齐结实的茶道,耳边似乎有密集的马帮的声响。”罗建锋喃喃自语,引得记者也连忙让到路旁,生怕误了风雨兼程的贩茶人。 “这条卵石铺成的茶道下面,应该还有很多条路吧?” 罗建锋说,这个还需要考古发掘求证。他肯定,大山深处本来是没有路的,第一批行进的先民,无数行进的先民,历经无数辛苦劳累的日子,才踩出一条像样的路来。眼前的这条茶道,才短短100多年,就覆盖了厚厚的尘土,那切开的层面下,又覆盖了多少年代叠加的行走与记忆? “石田耕破凭牛力,霜蹬悬行信马蹄。”顾彩的《容阳形势二首》清晰地描述了清康熙年间鹤峰农耕与通行状况。只要有足够的牛力,石田也能耕破。俯瞰已经考证的,曾经蜿蜒该县的330多公里茶道,石坡边,拱桥上,茶园旁,密林中,悬崖上,蜿蜒的是路,叠加的是开路者的勇气与智慧。 抚摸一段茶道,有铃声阵阵,更有茶香悠远。 鹤峰茶史 鹤峰位于武陵山脉东段,属短日照区,终年多云雾,土壤多为砂壤土,适宜茶树生长。 《华阳国志》有“周武王伐纣,实得巴蜀之师……土植五谷,牲具六畜、桑、蚕……茶……皆贡之”的记载。该县已退休的高级农艺师王瑞霆一直从事土壤研究,曾潜心撰写《“鹤峰茶”适生土壤初探》一文。他介绍,虽然土家族有依和娘娘(原始生育女神)吃茶而孕的传说,但目前能够考证的还只追溯到东晋常璩撰写的《华阳国志》。另《荆州土地记》中有“武陵七县通出茶”的记载,《茶经》中有 “巴山峡川有两人合抱者(茶树)”的记载。 今天的鹤峰,茶叶种植面积35万亩,万山皆是茶。但县境内何时种茶、产茶,又如何进行茶叶贸易,目前发现的最直接的记载为清康熙年间顾彩的《容美纪游》:“诸山产茶,利最薄,统名峒茶。上品者每斤钱一贯,中品者楚省之所通用,亦曰湘潭茶。故茶客往来无虚日。”“茶客二十余人,放驴满山,余杂之共宿一店。”其中,“茶客往来无虚日”“放驴满山”足见当时茶叶畅销的胜景。只可惜,顾彩因缘游历当时的容美土司,《容美纪游》一书又因缘被人发现,给我们留下了珍贵的历史资料,但这之前是否还存在其他文字记载,至今没有准确答案。 “花映壁间窗映斗,茶烹欲熟火红鲜。”“茶礼安排笑语温,三朝梳洗共回门。”“旗枪布处枝枝翠,雀舌含时叶叶青。”容美土司时期,田氏族人嗜好饮茶,留下佳句如茗。 清雍正十三年(1735年)“改土归流”,外地客商进入鹤峰境内,开办茶厂,进行茶叶贸易。《鹤峰县志》记:“邑自丙子年广商林紫宸来州(清雍正改容美土司归流,建鹤峰州)采办红茶。泰和合、谦慎安两号设庄本城五里坪,办运红茶载至汉口兑易,洋人称为高品。” “英商宝顺合茶庄、广东忠信昌红茶庄、渔关源泰红茶庄等牌匾,一直完好保存在馆内。”鹤峰县博物馆负责人柳红涛介绍,保存于该馆的这批牌匾,见证了当年茶业兴旺、贸易四海的盛景。记者曾近距离观赏过这些古香古色的牌匾,风雨中似有浸润的茶香。 茶之畅想 因茶而始,因茶而荣。鹤峰的大山中,从没有路,到简易的泥土路,到畅通的石路石桥。一段茶道一段沧桑,一路茶香一路美好时光。 “史料记载,全县茶叶产量在清末、民国初年就已经达到100万余斤。”罗建锋介绍,改土归流后,鹤峰的茶叶贸易更加通畅,其中影响力最大的当数林紫宸、卢次伦、张佐臣这3人。其中,英商“泰和合”茶号红茶收购员张佐臣机敏能干,熟练掌握茶树栽培、茶园管理、红茶加工及工厂管理的他,成立“圣记张永顺茶号”,出资维修现容美镇至五峰湾潭,容美镇至湖南省石门县南北镇的茶道,将香高味醇的宜红茶远销俄罗斯、英国等地,同时在县城开骡马店,在宜都设布庄,在汉口开旅社,积攒田庄100余个,土地1万余亩,成为该县远近闻名的“张百万”“大茶商”。 “张百万”行走的只是茶道的一小段。田学江介绍,2012年,福建、江西、湖南、湖北、河南、河北、山西、内蒙古8省区成立“万里茶道”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联盟。至此,繁荣于16世纪至20世纪初,起于福建武夷山,经8省区,过蒙古国,抵达俄罗斯的全长1.3万公里的茶道缓缓揭开尘封的神秘面纱,惊艳世界。万里古茶道是中国茶叶经陆路输出的重要国际贸易通道。2017年1月,鹤峰古茶道进入“万里茶道”申遗遴选建议名单。 畅想厚重、神秘、沧桑的茶道,记者重回平坦畅通的南鹤线,前往全国30座最美茶园之一的木耳山,领略茶山的磅礴。 “鹤峰茶远销欧洲、非洲,年出口创汇1000多万美元。”该县茶叶局负责人介绍,茶道申遗,给鹤峰茶建起茶文化的魂。曾经,鹤峰茶翻山越岭,一路骡铃相伴;如今恩施州境内,高速横架,大道交错,火车飞驰,飞机高翔,交通条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鹤峰县打造“全域有机茶叶”,让茶叶品质更上一层楼,“百亿产业”目标让茶农信心更足,“一带一路”战略将让隽永的茶香更加悠远绵长。
责任编辑:郑晓涵
mr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