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r007
  2. 专题
  3. 文化
  4. 旅游
  5. 教育
  6. 健康
  7. 图片
  8. 公益
  9. 日报
  10. 晚报
  1. 文化频道
  2. 文化动态
  3. 民间艺术
  4. 民风民俗
  5. 历史文化
  6. 观点·评论
  7. 阅读连载
  8. 原创空间
  9. 音画恩施
  10. 文化人物
  11. 民间艺术大师
  12. 文化遗产
  13. 本土名家
  14. 文化看点
当前位置:mr007>>文化>>原创空间

干田湾的那口井

发布时间:2018-01-11 16:16 来源:恩施日报 作者:周学渊 编辑:郑晓涵 浏览:0次
老家在利川市汪营镇貊坵村二十一组,小地名叫干田湾,是因为这里其中有一湾农田天然缺水而得名。在那农业基础设施落后的年代,因地势原因,无法将水灌溉至所有田块,只有完全靠天降水才能保障那一湾水田的庄稼成熟得收。若遇天旱,那一湾的水田就会成为一湾干田。所以世代相传,是出了名的干田湾。 这个干田湾却有一口水井,就在我家东边约两百米一个叫黄堡的山脚下。它和一坝农田紧紧相连,也是貊坵村和兴盛村农田的分界点。其上边是貊坵村干田湾,下边是兴盛村何家巷子农田。多少年来,这口水井的水就在这一方田土里无穷无尽地默默流淌。 我是喝干田湾的水长大的。那时候家家都有一口盛水的水缸,一挑百十来斤的水桶,生活用水都得早晚去水井挑。刚开始有点力气的时候,我就和弟弟一起去水井抬水,最多一次只能抬半桶。随着年龄的增长,慢慢地我一个人从能挑半桶到轻松挑满桶水,家里的用水基本上靠我就能完全保证了。 18岁那年应征入伍,我离开了家乡,离开了像母亲一样用乳汁哺育我成长的干田湾的水井。 可无论在哪里,不管在干什么,我时不时就会想起干田湾的水井。回家休假探亲,我总要到那水井边上转转,临走时还会帮父母把家里的水缸挑满了才出门。后来,父母跟我们进城常住,很长时间不能回老家走走。闲暇之余我常常会想起一年四季水井边上的情景,那是那么的清晰,那么的难忘。 叫我最欢喜的是春天的水井。春天来了,大地万物复苏,几场春雨过后,水井就像刚刚睡醒的热血青年,活力四射,激情荡漾。从地底下喷出来的那股清泉翻腾于井的水面之上,其浪花千姿百态,婀娜多姿,和着井口哗哗流淌的水声在井中翩翩起舞。给人以春天的激情,给人以春天的祝福!我喜欢春天,更喜欢干田湾春天的水井。 叫我最惬意的是夏天的水井。每当夏天来临,干田湾的水井仍然保持着春天的激情。随着夏天气温的上升,给人们带来悠悠的凉爽。更奇特的是气温越高,水温就越低,到三伏天时,那水井的水就冷得刺骨。那个时候,在高温下劳作了一天的乡邻,放了活路一回家,就是挑起水桶去水井挑凉水,歇下来后就用瓢美美地灌几瓢下喉。几瓢凉水下喉,好像一天的疲劳一下就没有了。在没有冷饮的年代,那神奇的井水,不但能解热止渴,仿佛还有提神解乏之功效。 叫我最向往的是秋天的水井。秋季是成熟的季节,是收获的季节。干田湾的水井也跟着季节的交替变化,变得成熟稳重了,喷薄而出的浪花变得舒缓而优雅,溢出井口的流水声也不再喧嚣张扬,而是顺着井口缓缓地流进与之相连的洗菜池,再经洗菜池汇入下边的一条小溪流。虽然水井的水褪去了春天的激情,隐藏了夏天的惬意,但站在井边顺着它流水的方向放眼望去,稻淑千重浪,沃野稻花香,好一派丰收景象。那一块块黄橙橙的稻田,那一束束沉甸甸的稻穗都是吮吸着它那甘甜泉乳才生根发芽,开花结果。汩汩而出的井水带给人们收获的喜悦和对幸福生活的向往。 水是那么的无私,那么的朴实无华。它默默地滋润着大地,静静地调节着大自然的平衡,给农作物带去营养,给人类的生产生活提供生存源泉,但它却从不索取回报。这让我真真体验到“上善若水”的含义。 叫我感到最温暖的是冬天的水井。冬天里,寒风凛冽,冰雪覆盖。可当你在三九天站在井边,就会自然感到井水的温暖。那1米见方的井面上,白雾缭绕,热气腾腾。冬天井水流量不大,缓缓地流进紧挨着的洗菜池。一早一晚,水井边常常很热闹,除了来来往往挑水的人以外,这里的大姑娘、小媳妇都会把各自家里要洗的衣物、蔬菜用撮箕装好,端到井边找好位置,一边在池子里清洗,一边摆家常,不时传来愉悦的笑声。手泡在井水里,感到水暖暖的,完全没有冬天的感觉,当洗完后,露在外面的手才感觉到冬天应有的寒冷。 干田湾的人在寒冷的冬天享用着温暖的井水,给生活带来了很多方便,这是大自然赐予这一方人的福利。 干田湾的水井,经历了改朝换代,岁月轮回。它依然孜孜不倦地流淌,供给人们维系生命的甘泉,从不枯竭。 今年,回到干田湾,我带着美好的思念和回忆,信步来到水井边。只见水井出水量大不如从前了,流量较那些年小了许多,井四周杂草丛生,有的就快要掩盖住井口,就像一个不修边幅的老者在苟延残喘,又像一个耄耋之年的空巢老人,在那里孤零零地期盼儿孙们回家欢聚。站在井边,看那井水潺潺地流出井口,水量小,水势弱,我突然意识到这口水井已经老了。它的优势和作用,早已经被福宝山引下来的自来水管网所取代。 干田湾的水井,用甘甜的泉哺育了这一方人在这里繁衍生息,世代血脉相承。如今,它已功成身退,可我们一定会铭记它的恩情,世代感谢! 如今的干田湾,已不再为农田灌溉障碍所困扰。昔日的水田已改种包谷或其他农作物,又因修沪渝高速路和通往佛宝山的旅游公路改道,一条宽阔的旅游公路穿过高速路高架桥,从干田湾中间顺湾而上,将原来的田土大致分成了两半。原来住在大路里边的住户为了出行方便,都陆陆续续沿公路两边新修了楼房,生产生活设施条件大为改观。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除此之外,大部分人家还安装了天然气、网络电视,过上了和城里人一样的生活。在外打工的人可以随时和家里的亲人视频聊天通话。 漫步乡间,说起今昔,这里的老人感慨万千,竖起大拇指:“活了八九十岁了,从来没想到能像现在这样,出门脚不粘泥巴,儿女在千里之外还能当面说话,吃水用水就开屋里的水闸,大病小痛可用医保卡,各人种的庄稼政府还把补助发。是共产党的政策好,是干部们做得好,这辈子活得值得!” 水井不再成为生活的必需,可干田湾一定会成为小康湾、幸福湾!
责任编辑:郑晓涵
mr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