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r007
  2. 专题
  3. 文化
  4. 旅游
  5. 教育
  6. 健康
  7. 图片
  8. 公益
  9. 日报
  10. 晚报
  1. 文化频道
  2. 文化动态
  3. 民间艺术
  4. 民风民俗
  5. 历史文化
  6. 观点·评论
  7. 阅读连载
  8. 原创空间
  9. 音画恩施
  10. 文化人物
  11. 民间艺术大师
  12. 文化遗产
  13. 本土名家
  14. 文化看点
当前位置:mr007>>文化>>原创空间

咋啦?还真打“飞的”

发布时间:2018-03-12 17:08 来源:mr007 作者:陈佐会 编辑:刘丹璐 浏览:0次
“刚刚,直升机紧急降落州城,要干什么?”昨天傍晚,一则微信在朋友圈炸了!短短的半小时,阅读量就破万。同为一族,我一改跑马溜溜的浏览习惯,几乎是字斟句酌地读完了这则消息。 惊诧与好奇,立即紧紧的攫住了我的心。争相转发的消息,与我有关系!太有关系了!呼叫直升飞机支援的是我工作的单位——民大医院,而且呼叫的声音竟然来自儿科,那可是恩施州的儿童医疗中心啊!在武陵山区域年轻的爸爸妈妈眼里,在慈祥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心中,那可是护佑婴幼儿童健康成长的神殿。有事没事,就连宝贝儿打个喷嚏,都要领着来这里,虔敬地找医生摸摸头。 在我浸淫和浪迹医界的记忆中,吴淑仪、陈恩翠、周传恩等几代医学前辈主政的儿科,是扶摇而上的民大医院的林中秀木,几乎有“一骑绝尘”的态势,一直招摇着这个偏远山区自治州的儿科学术大纛。及至近年,有华华书记政学双修,医管齐治的宏观思维注入,学科发展更如烈火烹油,鲜花著锦,科室业务板块已然一分为几,小儿内科、新生儿科等二级学科莫不欣欣然,小儿康复、小儿哮喘等亚专业莫不蓬勃然,诊室和病房里,幼儿咿呀,稚童奔突,一床难求,院中院格局,呼之欲出。几年前,卫生局主官乐呵呵地将那块“恩施州儿童医疗中心”的铜牌,挂在了科室的外墙上,紧跟着,“湖北省重点专科”的批文又接踵而至……有什么他们解决不了的难题?他们又遇上了什么样的新课题? 上下左右为宇,古往今来为宙,在大自然的亘古面前,人类在滚滚向前的进化过程中,整体无疑是胜利者,但疾病与医学,远不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那般乐观,每一个个体都无法抗拒“一样生,百样死”的魔咒,恶疾肆虐,亲人痛呼一次又一次揪紧人们的心。 千真万确,儿童医疗中心的小儿内科是这次呼叫声的音源地,敢于真打“飞的”的汉子就是这个科室的主任—游文忠。 哦,他匆匆结束发言,随即退会,原来是要去接诊这例危重患儿。昨天下午会议的一幕回现在我的眼前,游主任板寸平头,小帅小坏的国字脸,浓眉电眼,架上一副眼镜,依然劲光灼灼,发言稳腔稳板,不急不缓,一二三四五,大政与细节,条分缕析,即使你开始不赞同他的观点,也不知觉中会被他带进他的语境,真不愧是主掌过二甲医院帅印多年的领导型专家,学者内涵,专家风范,领导气度,放之医界,属于凤毛麟角之才,专业建设有想法,科室发展有规划,业务开展有行动,“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小儿内科在他手里,一年一个新面貌。 昨天他接诊的危重患儿转自一家同是“三甲”型号的医院,那家顶呱呱的医院缺了一件神器—小儿支气管镜,像孙悟空耍金箍棒一样,把小儿支气管镜玩得虎虎生风是游主任的众多绝技之一。小儿支气管镜不但能伸进小儿稚嫩细小的气管支气管一探究竟,还能钳取坠入气管支气管的异物,清理痰堵,甚至“切除”肿瘤。 正是流感高发季节,重症肺炎、呼吸衰竭等一系列医疗专业名词,虽然令人谈虎色变,但人们大都已耳熟能详,面对这些重危病症,三甲医院都能与之展开搏斗,医患胜的概率还大过五成,如果患儿气管支气管出现大量脓液痰堵,严重影响通气,小儿支气管镜这件神器就会派上大用场,在全麻支持下,冲洗、清理支气管内的粘稠脓痰,畅通呼吸道,必要时,还可扒拉、取出凝结成恩施本地“豆皮”一样的冻胶样脓痰。 这个危重患儿正是游主任操作小儿支气管镜,不但明确了病症的详细情况,还通过冲洗支气管,取出了部分“恩施豆皮”,以及采取一系列缜密而复杂的其他综合治疗措施,稳定与缓解了患儿的病情。但是,这个患儿的病情很特殊,他支气管里的“豆皮”条条索索的深入肺底,末端还在那里扎得结结实实。 如列夫.托尔斯泰所言: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却各有各的不幸。患病亦如此,顺利则病去如抽丝,病重则如山倒地崩,病因病机病症千奇百怪千差万别,这个患儿就不幸合并了一种叫做“塑形性支气管炎”的并发症。 塑形性支气管炎是个什么妖怪?度娘这样说:指内生性异物局部或广泛性堵塞支气管,导致肺部分或全部通气功能障碍,因取出时堵塞物呈“支气管塑形”而得名。该病罕见,发病急骤,诊断和治疗难度大,严重危及生命,死亡率高。病因迄今不甚清楚,一般认为与某些疾病包括儿童哮喘、囊性纤维病、伴发急性胸部综合征的镰状细胞病、先天性心脏病以及各种呼吸道细菌性和病毒性感染有一定关系,有一些病例则无其他相关性疾病史。 通俗地讲解和形容气管支气管的结构,就像一棵树的树根一样,一干两分枝,一枝多分叉,越往下,根须蔓生,末端细小如毛,如果以气管支气管为模型,注入凝胶拓制成物,则是一根饱吸天地精灵雨露,长势喜人的人参。 这个被上帝“钟爱”狂啃的患儿,他的肺部就是长了这么一根奇怪的“人参状物”,要取出它,犹如倒拔杨柳,而且,在人的肺里拔这根杨柳,还要求树根被完全甚至完整地拔出,一丝一须不能扯断,否则,遗留在支气管内会贻害无穷,不但与畅通气道的目的无缘,还会继续滋生感染,进一步加重病情。所以,倒拔“参须”不仅仅是徒具千钧神力所能办到,还非使巧劲不可。 人类不愧是万物灵长,对付这“塑形性支气管炎”妖变的“参须怪物”,科学家们不但发明了支气管镜,还发明了一种新方法,“支气管镜导入冷冻”治疗方法,在支气管镜引导下,通过小型冷冻探头,使用液态二氧化碳、一氧化二氮等将局部温度降至零下70~零下80摄氏度来治疗气道内疾病,包括把类似这个患儿的“参须”冷冻成“冰棒”,一次性或分次取出,不留或少留残余。 游主任用他的小儿支气管镜,用这种脑洞大开的冷冻新技术与“参须”怪物开战了,虽然大有斩获,可是乘胜追击却受到限制,他手里的支气管镜虽犀利,却不能抵达“参须”怪物的老巢,这个患儿的“参须”已经伸进极细极小的支气管了,游主任的神器配套不足,没有极小号装配。不是无能为,而是不能为,也是医者的惆怅! 要灭火焰山,须得芭蕉扇。要斩草除根,必须彻底拔出“参须”,患儿病势危重,而购置程序冗长,等不起,也不能等,转院吧!游主任迅速作出了这个决定,及时与家属沟通了他的建议。感知不足,是智者;坦承不足,更是智者的荣耀。 患儿因呼吸衰竭,需要不间断依靠呼吸机才能维持呼吸,为了保证转运途中小孩的生命安全,庞大的呼吸机设备和医护人员必须随行,这就对转运交通设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同时,转运途中,医护人员脱离了医院团队的支持和后勤保障,完全是单兵突进敌后,所以,转运风险巨大,每一分钟,都暗藏着乾坤倒错的变数,转运途中花费的时间越短,转运成功的机会就越大,而从恩施到武汉,汽车转运时长至少要8小时,动车至少需四个半小时,民航客机又没办法携带庞大的呼吸机等基本生命体征维持设备,医疗救援专用直升机不但具备良好的转运硬件,而且转运全程只需两小时,安全又方便快捷。 “打飞的”!游主任果断的向湖北省儿科医疗联盟发岀了请求支援的呼叫。于是,一场湖北省首次空中转运危重患儿的地空接力由此展开,为拯救这个叫做“嘉豪”的6岁小生命,一条爱心绿色救援通道从武汉到恩施,从地面到天空铺展开来。 昨天下午,在人们焦躁的等待中,终于云开雾散,直升飞机来了!今天早晨,晴空万里,直升机牵引着无数人的目光飞走了。游主任注视着渐飞渐远的“飞的”,直至“飞的”融进天际白云,遥远无踪,他在心里默默念叨:“嘉豪”加油!医者仁心,为每个需要帮助的生命,医护人员都会不遗余力,全力以赴…… 2018.3.10晨
责任编辑:刘丹璐
mr007